費時三年 三部風格各異的作品

《茱麗葉》一片緣起於監製李崗2007年進行的一項多部短片計畫,那時李崗才下決心要當電影監製,四處募資後獲得某企業首肯,願投注資金拍攝兩部三段式電影,當時找來多位編導發展劇本,其中包括侯季然《有一天》的故事原型。可惜最後計畫取消,但李崗對其中一些題材及那時和編導們的工作歷程感到不捨,還是決意進行下去,決定就做三部短片。

 既然要上映,就要有商業性,三短片得有同一主題串連,討論發展許久,決定由不同導演的不同觀點來詮釋莎翁經典角色「茱麗葉」。然而中間還是波折重重,換導演、換演員、換故事,最後換到現在的班底。侯季然細膩,沈可尚熱血,陳玉勳有中年的成熟與幽默,三位導演個性及執導風格都不同,最後完成的作品也各有特色,讓監製李崗非常滿意。

 

三組大膽選角  拼命、密集訓練、即興求演技

本次三位導演在選角上都做了大膽嚐試:侯季然找來與角色形象相去甚遠的徐若瑄,沈可尚大膽啟用毫無戲劇經驗的新人李千娜,陳玉勳邀綜藝咖康康加入,心裡也忐忒電影觀眾不知買不買這個單。這些選擇全是睹注,各段導演、演員莫不使出渾身解數以求完美呈現。

甜美徐若瑄的拼命大挑戰

為決定女主角人選,侯季然面談了許多演員。因女主角個性陰鬱內向,最開始沒人想到要找徐若瑄,但侯季然因緣際會與徐見面後,當下就覺得她可以演。侯季然認為徐若瑄出道多年,一直具備著為理想努力追求的執著精神,恰和劇中女主角追求愛情的執著相似,且她甜美性感的形象,正可呈現與角色的反差。

雖然屬意徐若瑄,但也擔心她行程太滿、知名度高,不知能否接演短片,沒想到徐若瑄乾脆答應,且展現高度拼命和專業精神,讓所有劇組人員大為感佩。為在短時間內鍛鍊女主角秀珠活了20幾年的肢體狀態,排戲、試拍之外,徐若瑄在生活中也經常穿著鐵鞋、拿著枴杖實際模擬,同時跟著劇組做田野調查,和小兒麻痺患者進行多次深談。因為時時刻刻都想著這個角色,中間回《賽德克巴萊》劇組拍戲時,她不自覺地一拐一拐走路,還被魏德聖導演提醒「現在可不是在拍《茱麗葉》哦」,投入程度可見一般。

因為練習的時候重心要偏向一邊,原本脊椎就不是很好的她,竟有兩天突然無法走路。當時她十分驚嚇,還以為這輩子就沒法走了,幸而後來有整脊醫師教導正確練習姿勢,徐若瑄才能繼續工作下去。

要演出鉛字行女工,徐若瑄當然也得熟悉撿鉛字及送紙動作。舊時印刷機紙張必須一張張手動送入,稍有不慎手就會被捲入導致受傷,所以除了走路姿勢,徐若瑄私下也勤練送紙動作,總之盡一切努力希望多貼近角色一些。

徐若瑄坦承這次演出真的是前所未有的經驗,身體上的辛苦鍛鍊之外,心理上的揣摩也帶來頗大衝擊。徐若瑄覺得以往的角色起碼和自己有一點共通點,但這次的角色秀珠只活在自己的世界,自閉、壓抑,和樂觀開朗的她完全不同。身心打擊這麼大地去投入一個角色,徐若瑄說還好拍攝時間不長,如果再拍久一點,恐怕就要看心理醫生了。

這次的經驗也讓徐若瑄對小兒麻痺患者有更多認識,她說患者們最怕下雨,怕路滑容易摔跤,不得不外出時,通常不能拿傘不然沒法撐拐杖,不小心滑倒還要把拐杖丟出去,以免摔倒時傷到自己。講起這些徐若瑄只有感佩,很多殘障朋友身體不方便,反而特別珍惜與用心,超乎想像的堅韌讓她非常尊敬。

李千娜從零開始練演技

沈可尚也為女主角人選傷透腦筋,試鏡了許多演員都覺得不對,後來試到李千娜。李千娜當時說了一句話:「這個腳本就是我的」,她說自己就是敢愛敢恨的人,雖沒演戲經驗,但篤定說自己可以學,想當演員。沈可尚被她的熱情打動,但也不敢馬上決定,考慮了一陣子,後來憑直覺賭了她。

不過,第一次看李千娜上戲劇課,她僵硬的肢體和口條讓沈可尚「嚇死了」。沈可尚瞭解這個賭注的代價就是要花很多時間去訓練她,一個月內要儲備好一切。於是為她安排密集課程,唱歌、跳舞、戲劇,且花許多時間與她深談,引導她表達內心,也努力建立導演和演員間的信賴感。李千娜拼命學習,每天都有進步。

沈可尚拍戲重情感濃度重真實,且為求完美不吝磨戲,第一天李千娜有場吃水餃的戲,吃了幾十顆還不能停。拍攝前為了排茱莉裝瘋那場戲,還曾在排練場把李千娜逼到大哭;正式拍攝時,李千娜很激動地爆發,只拍幾次就無法再繼續,甚至之後很長一段時間情緒都難以平復。也許是第一次演戲,又遇到這麼熱血的導演,李千娜投入程度非比尋常。殺青那天她想到即將與這個戲、這些角色告別,就止不住哭。殺青後幾天,沈可尚去看李千娜的歌唱表演,李千娜一看到他又哭了。無法脫離角色的她還做了很多瘋狂的事,比如向劇組央求留下劇中男主角送她的木偶,還將手機換成劇中阿妹所用的手機。

導演覺得李千娜「很可貴,第一次演戲,當然不能說表現一百分,但她絕對盡了一百分的力」。很幸運是自己抓她來演第一部片,也相信她日後應可成為很棒的演員。李千娜則表示參與這部片演出是「幫我上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課」。

康康在勳導調教下「去油膩」

陳玉勳導演挑演員看外型、氣味,所以一開始就鎖定康康、梁赫群。在陳玉勳眼中,康康既有悲劇氣味又有喜感,還有一點陰柔,梁赫群也具備類似特質,都很適合劇中角色。雖然形象過關,陳玉勳仍有擔心,畢竟他們兩人沒什麼演戲經驗,也沒時間排戲,也擔心他們的綜藝味影響表演。

陳玉勳對戲劇演出的概念是要自然,從以前到現在拍戲從沒排過戲,覺得排過戲再到現場,像吃冷掉的菜,新鮮感會不見,為保持這個新鮮感寧願冒險,也希望演員有各自詮釋,不會規定演員一定要照自己說的演。不過即興不能離譜,譜就是劇本,對白規範好,現場大家自己再發揮,若演員的即興超出規範,會再調整回來。所以拍戲時基本上是照劇本走,但會允許很多意外。

這次拍戲前也只和演員們見過一次面,大家聊一聊。現場儘量避免演員的綜藝味,然後儘量保持康康的陰柔。最後覺得效果頗佳,過程也輕鬆愉快,演員們的精采表演還讓陳玉勳數次笑場。

康康自己對於陳玉勳導演的邀約感到十分興奮,他一直希望能有突破演出,希望觀眾能看到較有質感的康康,很高興有機會挑戰演技。康康說「勳導可以把我的缺點改掉,把優點解放出來。整部戲看起來是很好看的戲,就算不是我演,也會是很好看的片」。知道陳玉勳說寫完腳本第一個想到的演員就是他,以及監製李崗說他不只是個諧星更是個多方位的人才,對他有絕佳鼓勵效果,也是這次參與拍攝最有成就感的地方。他的感激反應在工作上,拍攝期間十足敬業,比如有場腳踏車摔車戲,原本導演只要求他到鏡頭前做勢摔倒即可,但正式拍時,他毫不猶豫直接摔,讓畫面呈現更為逼真。

創作者介紹

茱麗葉

Julie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