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bmp 

文/編輯凃盈如

暌違十多年未拍電影的陳玉勳導演,這幾年來都在忙著拍廣告,他是近年來許多知名廣告的導演,作品有「京都念慈庵喉糖」、「張君雅小妹妹泡麵」、「黑松茶花綠茶」,以及「蠻牛」廣告等,如今重出影壇,擔任十二月初要上映的三段式電影《茱麗葉》其中一段的導演。《茱麗葉》是侯季然、沈可尚與陳玉勳三位導演重新詮釋莎士比亞經典《茱麗葉》的電影,呈現三個時空裡,三個為情所困的茱麗葉。而他所執導的最後一段《還有一個茱麗葉》是三段故事裡最為搞笑與跳tone, 在試映時也獲得觀眾最多的迴響。

勳導說,這次偶然接下《茱麗葉》,是受到監製李崗所「陷害」,原正著手武俠片《必殺技》的他,劇本寫完,心情已經到達完稿很開心的狀態,但沒高興多久受李崗之託,請他拍三段式電影《茱麗葉》的最後一段故事《還有一個茱麗葉》。一開始不太想接手的他,直到寫了劇本開始產生了些想法,也調適了心情許久,但想到李崗給他唯一要遵守的指令是「只要是茱麗葉、好笑、觀眾能開心地走出戲院就好。」一陣想要全然惡搞的心情便從勳導內心竄出,加上他認為真敢放手「亂搞」的臺灣電影很少,便把這個任務當作是一次惡搞的好機會。

還有一個茱麗葉

茱麗葉的發想

原本勳導想要惡搞瓊瑤的戲,但又明白瓊瑤絕對不會允許作品讓人這樣惡搞,為了避免事端便放棄。他也曾想找白雲和林美秀一起演愛情喜劇,但想不出故事,直到有一天突然產生了一個念頭──「茱麗葉可不可以是男的?」便展開了這一連串的故事,還找了康康擔任「女」主角。

 勳導說他未曾看過康康本人,但常在家看綜藝節目,覺得康康講笑話的時候調性怪異,整個人莫名帶有陰柔的氣質,眼神又總茫茫然,便想找康康來試試看,而梁赫群,則是因為擁有與康康雷同的陰柔氣質,加上勳導覺得他是這一群喜劇演員中長得比較「體面」的,邀戲時他不但爽快答應,還願意穿上紅色塑身衣為戲犧牲,遂成了第二主角。至於也在電影中參一咖的諧星白雲,是勳導本來就很中意的演員,寫劇本時早已決定要為他量身訂做一個角色,尤其白雲放得開,在現場穿上塑身衣一點也不害臊,有了這些演員的強力支持,使得原本因只有五天半拍攝期而感到焦慮的勳導,最後還是順利地如期完成作品。

此外,這次勳導還嘗試結合了「臨時演員」的主題,這方面是他這十幾年來拍廣告與許多臨演、經紀人接觸的靈感。他常覺得臨時演員是一群很妙的人,叫了就來,不同的廣告片卻常是同一群人出演,他們在現場沒事做就蹲在旁邊玩手機、發呆、睡覺、聊天,放飯的時候便當搶第一,和臨演的種種互動以及對他們的觀察,使勳導想拍攝一個以臨演為主的主題。換句話說,當時大家都愛藝術,比較關注影展,所以勳導在完成《熱帶魚》三年後拍了《愛情來了》,就沒再拍電影了,直到這一兩年開始特別想要惡搞,做一些自由自在的事情。勳導還接著說,臺灣應該只有朱延平導演最放得開,因為當一個喜劇演員,或者喜劇導演,都要「有勇氣被大家看不起」,而他現在已經做足準備,要好好惡搞一場了!

  

還有一個茱麗葉

塑身衣與音樂 在戲裡耗資最多!

《還有一個茱麗葉》除了搶眼的綜藝A咖喜劇演員之外,他們身著的紅色塑身衣,更是吸睛的話題之一。紅色塑身衣是勳導老婆的點子,勳導說,塑身衣超貴,一件就要價一萬多,等到開拍前才發現紅色已經缺貨,只剩下白色,於是買了八件白色的塑身衣,請製片組設法染成紅色,八件共耗資八萬多。勳導還透露,梁赫群一開始穿上紅色塑身衣時很害羞、彆扭,直呼想在休息時間脫掉,但因為白雲太放得開,一夥人二十幾分鐘後就熟絡了。

另外,《茱麗葉》裡大量使用的「昨夜星辰」、「少年的我」、「往事如昨」等歌懷舊音樂,也都是勳導一一精心挑選、花大錢談版權的結果。原本勳導想使用秦漢與林青霞演《我是一片雲》那時鳳飛飛唱的主題曲,以及「落花情」等歌曲,但因歌詞劇情有所牴觸,便作罷,而當電影配樂「往事難忘溫馨如昨… …」、「昨夜的~昨夜的星辰,已墜落… …」歌聲響起,一再讓觀眾陷入一片懷舊氣氛中。 

 中年焦慮的反射與突破

勳導說,片中著墨這一群中年人,小時候也許有夢想,但長大卻變成人們眼中看似無用的臨時演員,工作有一餐沒一餐,不小心又面臨失業,這些描述一方面也都在反映他的中年焦慮。勳導提到,當他年輕在拍電影的時候,很多優秀的導演都崛起於那電影蓬勃發展的八零、九零年代,如北野武、奇士勞斯基、侯孝賢、王家衛、蔡明亮等國際導演,都在國際影展嶄露頭角,當時臺灣電影新浪潮正盛,幾位臺灣導演也贏得了國際影展大獎,也許得獎的作品不見得有市場,但這些導演的成就是那個時代所認同的。至於他自己,雖也想拍商業片,但一方面又害怕商業片會被人認為是較次等的,於是內心產生了矛盾與掙扎,只是當自己面臨創作時,又感到他自己確實是想要拍通俗電影的。

 

 

untitled4.bmp

趁勢復出,決心繼續惡搞到底!

搞笑一流的勳導謙稱,以前是不小心才開始拍喜劇,他說自己生性害羞、悲觀,很怕聽到悲劇,小時候就喜歡看搞笑片如《傻瓜大鬧世運會》、許冠文《天才與白癡》,雖然自己真正跟著王小棣老師拍電視劇的初期,常常覺得自己拍的東西不好笑,但總是受到老師和同事的鼓舞,他認為,要「變好笑」這件事情,其實是可以訓練的。勳導不喜歡全然的悲劇,小時候曾被爸爸帶去看《孤雛淚》,看完整個狂哭,就連大家說很好看的《在黑暗中漫舞》,對他而言也只稱得上「是部拍得很好的電影」而已,因為看完令他太悲傷,所以當他要呈現悲劇時,總堅持將喜劇元素融入,讓悲劇看起來不那麼沉重。

 這次回到拍電影的崗位,勳導感到很自在,不像拍廣告,想法會被客戶抹煞,拍電影只要對自己和觀眾交代,不過由於太久沒拍電影,他坦言在技術上確實有點不太適應。他笑著說,之前廣告拍多了,運鏡方式不同,現在重拾電影,一不小心就把臉拍大了,因此才會使得《茱麗葉》中康康的臉部特寫充滿整個大銀幕。此外,勳導認為,經過十幾年漫長的歲月的磨練後,他也越來越了解自己,並且已經有新的體會,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他想盡量搞笑給大家看,並打算繼續惡搞到底!

日前除了拍完保證讓大家開心的《茱麗葉》即將在十二月三日上映,勳導的下一片《必殺技》,則是構想了十年的電影,他一直想拍一個武俠片,而這個劇本到去年才寫完,他也保證絕對精彩、暴力、搞笑、荒謬,會是很不一樣的商業片──看來勳導確實已為復出影壇作好萬全的準備,就待觀眾們走進戲院,享受十足的歡笑!

 

陳玉勳

生於1962年,畢業於淡江大學教育資料科學系。1995年執導電影處女作《熱帶魚》得到新聞局優良劇本第一名,並獲瑞士盧卡諾影展藍豹獎、法國蒙貝利耶電影節最佳影片金熊貓獎,以及金馬獎最佳劇本。

 1997年第二部電影《愛情來了》獲選日本東京影展青年導演競賽單元,以及台北金馬獎最佳男、女配角獎。此外,也曾編導電視單元連續劇戲劇《佳家福》、《母雞帶小鴨》、《納桑嘛谷-我的家》等,其中《母雞帶小鴨》曾獲選金帶獎最佳戲劇節目入圍。

 

《愛情來了》之後,十多年來都忙著拍廣告,近年來許多知名廣告作品作品如:「京都念慈庵喉糖」、「張君雅小妹妹泡麵」、「黑松茶花綠茶」,以及「蠻牛」廣告等,都是由他擔任導演。

 

 2010年與侯季然、沈可尚共同執導三段式愛情故事《茱麗葉》。

 

 作品

1995  熱帶魚
1997  愛情來了

2010  茱麗葉

 

(文章來源 http://www.taipeifilmcommission.org/News/News.aspx?NewsID=960&TypeID=0&curPage=1

 

 

創作者介紹

茱麗葉

Julie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