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資料來源:http://4bluestones.biz/mtblog/2010/11/post-2111.html)

 

文/藍祖蔚

沒有人願意遭定型,只能重複既定的腳步與節奏,但要超越自己,卻也不是心想就能事成的嚴肅考驗,康康有意在《還有一個茱麗葉》中嘗試演藝人生的另一個可能,嗯,突破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陳玉勳導演在拍完了《茱麗葉》的第三段電影《還有一個茱麗葉》之後,曾經表示他真的沒辦法規規矩矩地拍個正正經經的電影了!

這句話其實只有一半中肯,《還有一個茱麗葉》的趣味與價值亦全在一點都不規矩,一點都不正經了;《還有一個茱麗葉》最後能夠動人,卻也還是在於規矩與正經,那是嬉笑怒罵之後,回返人心基本呼喊的單純滿足。

世人從來不曾懷疑過茱麗葉的性別,但是陳玉勳卻直接問了大家:「茱麗葉為什麼不能是男生?」於是,他顛覆了世俗成見,選擇了電視明星康康來扮演茱麗葉,是的,茱麗葉不但可以是男生,還可以愛上男人,因為,因為他是同志。

果然,從命題定位來看,陳玉勳確實不肯規規矩矩和正正經經拍一部愛情電影。

2.jpg

既醜又胖的康康習慣在電視上扮傻搞笑,出任《還有一個茱麗葉》的「女」主角,確實冒著滿大風險,至少面對著以下三個疑問:第一,這樣的選角,能引發關注與討論嗎?第二,套用台灣最近熱門的競選口號,康康能夠超越康康嗎?第三,不是俊男配帥哥的平凡同志愛情,能夠提煉出多少真愛元素?

 

陳玉勳選擇的第一個戲劇手法是:「絕處逢生」。康康飾演的是一位頻頻失戀,人生乏味,闖不過生日關卡的卑微男子,騎車出意外的挫折,讓他決心找個山頭枯樹,懸吊自盡,但是卻誤闖進了一個廣告片的拍攝現場,陰錯陽差之下,一心尋死的他,接受了生命中的最後一次工作挑戰。

3.jpg 

陳玉勳安排的第二個戲劇手法是:「滑稽惡搞」。惡搞卻讓人捧腹的前提就是顛覆既定的邏輯法則,就像「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古詩所指涉的人生逆轉,康康加入的這個廣告拍片小組,允許各種臨時起意的創作,只見一群穿著紅色緊身衣的電影綜藝諧星就在荒郊野外實踐起各種猛男狂想曲,過去十年拍過無數廣告片的陳玉勳明顯是把親身經歷的野外經驗,轉換成為另類的狂野爆點,野性是有,卻也走上見仁見智的鋼索上了。

 

第三個手法則是「掏心交肺」。就在藝人放飯休息,天南地北閒扯淡的時刻,梁赫群道出了自己踏入演藝行的幽微心事:小學時愛慕的同學,竟然成了超級巨星,於是他也毅然入行,只盼望有一天,能夠隨伺左右,重拾往日情。

4.jpg

這段情節,其實才是全片的關鍵核心。首先,康康因此發現了梁赫群的同志傾向;其次,康康從梁赫群的獨白中見証了同志亦有深情;第三,偶像崇拜的迷思,往往是堅持自己的認定,才不理睬事實事真。

 

梁赫群從小就有一位暗戀情人,他崇拜的偶像明明是女星,他卻認定明星就是小學時期的那位情人,亦即情人其實是個男生,如果男生可以變性扮成女星,那是銀河傳奇與八卦;如果只是自己的思慕狂想曲,只是自己想當然爾的堅持,不也說明了所有癡情的影迷都有自己的心理認知,不願意面對現實,一定要以自己的邏輯完成偶像崇拜,盲目與信仰,很多時候真的只有一牆之隔。

5.jpg 

《還有一個茱麗葉》的前五分之四時光都在諧趣搞怪的氛圍下進行,最後的五分之一卻突然轉調,廣告收工了,美夢與噩夢都同時結束了,不需要再搞怪的康康回復到了一個可以走在街頭上也不會有人注意的平常臉孔,每一回遇見拍片戲組,都會停下腳步去尋覓熟悉面孔的人,透露著低調卻極浪漫的情思,但是「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車停門開處」的驚喜轉折,卻也成了最動人的詠歎調。

 

不規不矩,不正不經的陳玉勳姞嬉笑怒罵了半天,最後回歸的卻是最傳統,最符合期待的大團圓結局,充分顯示喜劇只是手段,深情才能永恆,動人的電影都不能缺乏這種人性的溫度。

 

 

 

創作者介紹

茱麗葉

Julie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