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茱麗葉 

(圖/雷公)

(資料來源:http://pots.tw/node/6820

文/但唐謨

「茱麗葉」是莎士比亞劇中的人物,這位年輕的古典女子愛上了對立家族的男孩羅蜜歐,最後以生離死別收場。茱麗葉的故事無論如何改編重組,永遠代表著多舛的愛情。這部由三位台灣導演合作的三段式電影《茱麗葉》,當然也是個關於愛情的電影。三種不同的風格、不同的時空,描寫三段被命運擺佈的愛情。

莎士比亞的茱麗葉,其實是個有點心機的女孩,她為了得到愛情,會耍一些例如詐死那樣的把戲。這部片的第一段,侯季然導演的〈該死的茱麗葉〉和第二段,沈可尚導演的〈兩個茱麗葉〉中,女主角和莎翁的茱麗葉一樣,都帶著點心機。〈該死的茱麗葉〉以 1970台灣戒嚴年代為背景,男女主角各是一位滿懷革命理想的大學生和一位印刷廠的平凡跛腳女工。兩人階級、地位、知識,甚至身體的差異性,很類似法國名伶伊莎貝拉雨蓓(Isabelle Huppert)早期的電影《編織的女孩》。這部電影在視覺上非常用功地捕捉懷舊的感覺,片中所描寫的老式撿字中文打字排版,從今天的眼睛來看,簡直不可思議地有趣。女主角以一個平凡女子的單戀身分,正面衝撞一個危險的社會,把時代的戒嚴變成愛情的轉機,簡直是整部電影最厲害的一個twist,也刻畫了一個女性追求愛情的勇敢。只不過喔,台灣的年輕演員好像應該去電影資料館找一下老電影,觀摩學習一下當時年輕人說話的模式(雖然也有可能是配音的)。否則看到1970年代的理想青年,嘴裡卻說出2010年的流行語氣,實在有點怪怪的。

第二段〈兩個茱麗葉〉的故事,或許最類似莎翁的原著。故事以一個被男人拋棄的哭泣女孩開始,男女主角各屬於對立的兩方,男方是布袋戲家族,女方家是跳豔舞的歌舞團。上一代互搶地盤,下一代卻暗地裡互通款曲。在台灣偏遠寧靜的海邊小鎮,一段帶著點奇幻、神秘感的愛情,青春男女日漸萌芽的淡淡情感,一夕之間變成了一生一世的愛情誓言,但是由於命運,由於偶然,和男性的懦弱,這段愛情還是無法實現。〈兩個茱麗葉〉是三段故事中各方面都最「完整」的一段,詩意的敘事中,帶著哀傷的悲劇性,也同時說出一段女性成長的歷程(她也耍了一點心機),是三者中最「酷」的「兩個」茱麗葉。

陳可勳導演的第三段〈還有一個茱麗葉〉令人驚訝又絕倒,因為這竟然是一個同志片,而且主人翁是我們從來無法想像會去演同志片的喜劇演員康康。他飾演一個永遠處在在單戀狀態的中年男同志,在四十歲的前一天決定自殺,但是卻誤打誤撞,加入了一個廣告片的劇組,認識了另一個喜歡男孩子的男演員(梁赫群),發展出一段淡淡的感情。這段影片妙語如珠,對白機智(尤其是廣告片的設計),每一個角色,即使是配角人物都被描寫地鮮活有趣。男同志的愛瞋痴顛,和嘻笑怒罵的片廠實況放在一起,彷彿拍片(電影)的魔力開啟了主角破碎的心。兩位互相曖昧的男角都不是主流的男性,但是他們在片中都穿上緊身衣(為了拍廣告),露出不怎麼樣的身材曲線,大方而自在展現「另一種」同志身體。在一片崇尚健身喜熊的男同志約炮生態當中,本片所體現的同志身體更加值得讚美,因為慾望根本是不應該是被困在身體裡面的。

〈還有一個茱麗葉〉令我想起前幾天金馬獎晚會中那位討人厭的女主持人(對啦!就是小S啦!),整個典禮從頭到尾就看到她在歧視不帥不美的人,她取笑倪大紅、吳朋奉,暗示她看納豆不順眼,覺得這樣做很幽默風趣……她的受歡迎,反應了台灣崇尚表面,膚淺低級的流行文化(雖然全世界都一樣啦!)。還好,我們還有一個〈還有一個茱麗葉〉,台灣電影中第一個不以帥俊或健美男體為賣點的男同志片。為此,我要脫帽致敬。

創作者介紹

茱麗葉

Julie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