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1969-2468115.jpg

(圖/雷公)

導演陳玉勳「叛逃」電影圈13年,幕後心情正是電影人的美麗與哀愁,以「熱帶魚」、「愛情來了」展現不凡潛力的陳玉勳,不諱言當年之所以出走,是對侯孝賢、蔡明亮以及電影氛圍有點「不爽」!

陳玉勳今年重回電影圈,先以金馬獎形象廣告笑翻大家,再以「茱麗葉」其中一段小試身手。陳玉勳的喜感依舊、計畫不少,獲得新聞局2000萬旗艦組補助金「必殺技」明年開拍,要讓ELLA帶觀眾進入全新古裝大片領域。

陳玉勳說:「保證沒有爆破,ELLA演村姑不用武打,一定安全。」

說起當年,陳玉勳演藝圈八卦史也不少,黃子佼當年演「愛情來了」,這次「茱麗葉」記者會再見,陳玉勳笑著說:「嘩,他演戲時好年輕,那時小S也很小咧…」而趙正平正是「熱帶魚」、「愛情來了」劇務。陳玉勳後來拍廣告輕鬆打,也算間接撮合周幼婷和馬志翔。

13年前陳玉勳可以說是頭也不回的離開電影,他嘆口氣說:「對電影灰心,還有不爽與反抗。」心理層面來說,當年侯孝賢、蔡明亮電影深受國際重視,陳玉勳另一種片型,通俗的「熱帶魚」、「愛情來了」雖有讚譽,卻激不起波瀾,獎項沒有,票房也不好,令他大為灰心。

國片導演的生活實際面更令陳玉勳覺得「以我能力值得更合理報酬」,便決定投身廣告圈。孟姜女喉糖、黑松偷渡客、輕鬆打等廣告一推出就引起討論,原本打算反抗兩年就再拍電影的陳玉勳,漸漸把電影兩字打包收進記憶深處,當成沒這回事。

「台灣電影導演難道註定和發財無關?」13年來陳玉勳拍了3、4百支廣告片,說起來很殘酷,一般國片導演費50萬以下,前前後後要搞兩年,除了理想就什麼也不敢想;廣告導演一支報酬約15~30萬元,一個月拍兩支,成家立業什麼都不怕。

「其實編劇也辛苦,一輩子能寫幾個好電影劇本?光當編劇很難活下去吧,可是寫歌詞還可以收版稅咧。」但陳玉勳也坦承,廣告導演是服務業,需要和客戶協調,「感覺有骨氣,好像不應該當廣告導演。」陳玉勳說著自己笑起來。

這幾年看到國片漸漸起飛,陳玉勳開始心癢,「我必須感謝這些後輩導演去衝市場,觀眾對通俗國片開始有了認同感。」真正刺激陳玉勳的是「海角七號」,高中時期他混搖滾樂團,腦海裡有個吉他手去漁村組樂團的故事,還沒寫出來,就看到「海角七號」大賣。

「這件事讓我覺得要趕快!這13年把我在搞笑這塊訓練得更熟練,以兩岸而言台灣綜藝咖的喜感是非常優秀。」李崗請陳玉勳拍「茱麗葉」第3段,讓他拍上癮,短短5天半讓陳玉勳欲罷不能,今後要對電影不離不棄。

 

創作者介紹

茱麗葉

Julie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