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玉勳

李崗告訴我,茱麗葉是他和幾個年輕導演弄了好幾年的三段式電影,現在他缺了一個導演,本來找的導演都因故不能拍了,而且這最後一個導演必須拍過兩部長片,他想來想去認為我最適合了

真是見鬼了,記得一年前他剛把我從廢棄物掩埋場挖出來時,一直灌我迷湯:「小勳!你應該是大聯盟的選手,怎麼一直呆在丙組業餘棒球隊?讓我們一起邁向大聯盟吧!」

現在叫我去拍個短片,算是什麼?大聯盟裡的球童嗎?

當我向他問起大聯盟的事時,他又說:「上大聯盟之前總要先暖暖身,先待個3A嘛!王建民也是這樣嘛!」

看來電影公司老闆和酒店小姐的話都不能盡信

我心裡其實有一百個不願意,因為預算少、無利可圖又不是自己獨立的作品,加上這麼老了還要跟年輕導演合拍,拍得好是理所當然、拍得不好臉就丟大了,怎麼樣都不划算,況且我滿腦子都想拍必殺技

但是愛亂講義氣這個嚴重的性格缺失在這時候又發作了,看著李崗這麼求助無門的樣子,我總不能見死不救吧!於是只好答應他了

感覺就像答應借給一個初次見面自稱要供養殘父病母和八個弟妹的酒店小姐兩百萬一樣

然後我又開始暗無天日的日子了,李崗只告訴我拍個茱麗葉的故事,其他隨便我。我想一想,覺得這是一個測試自己的機會。

熱帶魚之後我一直找不到自己該走的路,雖然熱帶魚蠻受歡迎的,但我自己其實喜歡的是侯孝賢和王家衛的電影。愛情來了之後國片票房已經跌至谷底,普遍沒票房之下好像就必須在國際影展上得獎才能引起注意,但我的電影似乎不是那回事,所以我一直很矛盾,搞不清該拍怎樣的電影

雖然我常告訴人家我是為了賺錢離開電影去拍廣告的,事實上是我找不到方向,得失心也太重了

拍廣告期間,我很努力的寫了幾個劇本,但怎麼看都很怪,難看到自己都看不下去,既不有趣也不前衛

我本來打算拍個兩三年廣告就回去拍電影,誰知道拍廣告的時間過得特別快,漸漸地變得不想拍電影了

拍廣告雖然限制很多,但對我來講有個好處是廣告沒什麼包袱,沒有一個人會把廣告片看得像電影那麼重,所以我拍廣告時常常盡情亂搞、沒有負擔,有時甚至故意惡搞。

十幾年前剛開始拍廣告時常被說很俗、缺乏美感。當時廣告圈除了美美的片和英美式幽默才是王道,總之影片愈像外國的愈受廣告人尊敬。我維持一貫風格,卯起來拍一堆很台的片。我老是認為自己生長的地方都拍不出味道,為什麼要去模仿外國影片風格呢?

後來終於被定位成鄉土搞笑片導演,還好後來台味翻身,我才能繼續有飯吃

雖然拍了十幾年廣告,但回想起來日子好像一片空白,唯一有收穫的事是我漸漸認清自己也瞭解自己。

我以前並不認為我喜歡拍喜劇,我喜歡浪漫又有美感的電影,拍廣告的十幾年下來,我慢慢發現我真的喜歡拍喜劇,因為拍喜劇的過程很開心,上片時看到觀眾看得開心,我就更開心。現在更是嚴重到不讓我惡搞,我就不滿足

我真的好想惡搞一番,我要狠狠地拋掉任何包袱盡情的惡搞,而這三分之一部電影正好是個機會

我要測試自己能惡搞到怎樣的程度?

我要從這30分鐘的電影裡看看自己還有什麼樣的包袱沒解掉?

我也想測試觀眾的底線在哪裡?

於是我想找一群又老又醜的男人來演出,而且沒有美女。

只有醜男的愛情片到底是怎樣?有誰能接受?

想到這樣我才會開始覺得拍電影是件有趣的事

拍完了茱麗葉之後,我確信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真的沒辦法規規矩矩地拍個正正經經的電影了

如果說我的一生有一個最大的關鍵轉捩點,我想應該就是「還有一個朱立業」

也許它不是拍得很好,但對我來講他是個「電話亭」

我走進去,再出來後也許不是變成超人、也許變成企鵝先生 

但我要走下去就必須經過這一關!

 

(歡迎轉貼,讓更多人去看茱麗葉,謝謝)

創作者介紹

茱麗葉

Julie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