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取自 奇摩電影 http://tw.movie.yahoo.com/moviereview/d/a/101210/3/mo6.html

作者:陸厚成

該死的茱麗葉 

茱麗葉並不單純。

《茱麗葉》源自於莎翁筆下的經典劇作,更是家喻戶曉的愛情故事,敘述一對天造地設的的戀人,戀情遭到雙方家庭阻撓,為了逃脫制約兩人計畫私奔,女方吞下毒藥佯裝死亡,陰錯陽差的誤會讓男方自盡陪葬,等待茱麗葉醒來是痛徹心扉的死亡,成就時代悲劇下最淒美的愛情。

此次電影找來台灣中、新生代的實力派導演,重新詮釋經典愛情故事,在現代的時空背景下,呈現出三段各自表述、同樣精采的《茱麗葉》,為台灣電影注入全新的氣象,分別是侯季然的《該死的茱麗葉》、沈可尚《兩個茱麗葉》與陳玉勳《還有一個茱麗葉》。

徐若瑄是觀眾心目中最漂亮的茱麗葉,在《該死的茱麗葉》中她突破尺度,飾演一位患有殘疾的小兒麻痺患者,在不見天日的印刷廠當排版女工,天生缺陷讓她缺乏自信,遑論愛情。侯季然在本片談了一段心機戀愛,他的茱麗葉是對抗命運的女人,拒絕成為犧牲品,為了追求愛情寧可不擇手段。

在國民黨戒嚴最禁錮的時代,一位陽光美少男(王柏傑)來到印刷廠提出違禁品的印刷請託,他的出現賦予自卑的茱麗葉美麗綺想,她無條件地為青年付出,直到發現這一切都是自己的幻想,自殘形穢的忌妒讓她開始以極端方式,設計自己的幸福。《該死的茱麗葉》有傑出的攝影表現,以情境的塑造出一場幽暗的成人童話,然而過度的操作也讓影片流於制式化,表現中規中矩,徐若瑄雖有極佳扮相,卻無法充分演出,戲劇的魅力遠不及攝影的精細質感。

李千娜憑《兩個茱麗葉》獲得今年金馬獎最佳新演員,她在戲中一人分飾兩位茱麗葉,時空橫跨三十年,但是愛人的心情永不凋零,沈可尚以精湛的導戲功力及精彩劇本,製作出一部淒涼絕美的愛情故事。沈可尚筆下的茱麗葉愛的癡狂,為了追求愛情義無反顧,茱莉和小羅是兩小無猜的戀人,偏偏兩個家庭一個做歌舞團、一邊唱布袋戲,常常為了爭戲台吵的不可開交,他們以青春的膽量測試對方愛苗,在夜裡品嘗愛的苦澀甜美,卻一再遭到雙方家長的阻撓,直到小羅對茱莉許下愛的諾言,茱莉為一句話等了三十年,誓言猶在耳,青春卻早已無法保鮮。

《兩個茱麗葉》講的是一段狂野又濃烈的愛情,茱莉為愛試法,卻等不到愛情開花結果,像石子扔進水裡,剛開始還激起漣漪,沒一下子,就沉默的了無蹤跡。然而沈可尚讓故事繪聲繪影地像傳說一樣,在女孩的幫忙下,小羅見到了沉寂多年的愛情,這是影片最經典的部分,從心中的懸念,見到了為愛癡狂的昨日黃花,內心的苦澀與愧疚隨著淚水迸發,才發現茱麗葉已經不是茱麗葉,昔日的愛情已經昇華為一股遺念,影片有如三溫暖的心情起伏,每一段都痛徹心扉。

《茱麗葉》走過侯季然形式化的表現、沈可尚反覆咀嚼的思戀,第二段結束還哭得唏哩嘩啦,才發現陳玉勳《還有一個茱麗葉》,一看到康康飾演的朱立業,那張「今日我最衰」的表情,馬上破涕為笑,驚笑連連。陳玉勳這位越老越堅挺的中生代導演,以完全爆笑的惡搞內容顛覆茱麗葉的時代價值,他惡劣的玩笑中港台無人匹敵,突梯式天馬行空、無厘頭喜感,讓人佩服得五體投地,陳玉勳正在開創台灣CULT片未來式!

觀眾需要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朱立業在三十九歲的最後一天,經歷二十八次戀情失敗後,他決定主動總結失敗的一生。即使在杳無人煙的深山,這件工作還是無法順利進行,光是躲在草叢中大便,都遇到人生何處不拉屎的奇遇,而且這一拉,讓朱立業被拉進廣告拍攝的劇組中,找回愛情的寄望,綻放動人的甜美光芒。

陳玉勳在影片裡以戲中戲的方式,極盡惡搞之能事,讓一群參與廣告拍攝的男演員,以宣傳男性內衣為由,穿上大紅色的調整型內衣,以各種突發奇想的KUSO賤招─胡搞瞎搞,情節有如男男版《報告班長》,同甘共苦,卻又苦中作樂的男性濕樂園。尤其一幫臨演本來就是搞笑諧星來的,康康、白雲、梁赫群等人一出場都超有梗,尤其康康和梁赫群一段淡淡的同志愛戀,兩人雨天坐困車上抒情聊天,這一場車震就是朱立業此生以來最刻骨銘心的愛戀。

雖然不是皆大歡喜,但是電影能以喜劇收場,能讓觀眾帶著滿足的心情離場,《茱麗葉》的成功,藉由經典愛情故事的再造與發想,表現出台灣中、新生代活絡的創造力持續萌芽,台灣電影未來的確充滿正面希望。

若談起茱麗葉的人物形象,過去曾以一曲【悲傷茱麗葉】紅透大街小巷的玉女明星,原以為結婚生子之後,從此會過著王子公主幸福快樂的生活,沒想到牽手照曝光之後,才知道女星心中另有所屬,接下來就是一連串如浸豬籠般的道德施壓與輿論撻伐。但是看完電影會發覺,「追求幸福」大概是一件很弔詭的事情,當事人活得旁若無人、不顧一切的形象,正也符合本片勇敢去愛的核心價值,或許在愛情的習題裡,快樂才是最重要的選項。


創作者介紹

茱麗葉

Julie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